主页 > U诗生活 >【彰银案生变?】新加坡商跨国告财政部吴东亮併彰银现转机 >

  • 【彰银案生变?】新加坡商跨国告财政部吴东亮併彰银现转机


    2020-06-13


    【彰银案生变?】新加坡商跨国告财政部吴东亮併彰银现转机本刊直击,上週二新加坡商Surfeit负责人Peter来台密会台新金,寻求台新金支持仲裁案。

    上週二(11月1日)天气微凉,天空中飘着毛毛细雨,北市仁爱圆环周边熙来攘往,进出各办公大楼洽公的人非常多,看似平凡的下午,却出现一名关係165亿元鉅额赔偿金,有机会扭转纠缠11年台新金併购彰银案僵局的关键人物。

    本刊直击,当天约莫下午2点30分,一台黑色轿车停在圆环旁的台新金控大楼门口,一名身着黑色西装,身形相当魁武高大的印度面孔走下轿车,身旁跟着一名华人,两人三步併作两步,快速走进台新大楼,神情谨慎又严肃,似乎赶着参加重要会议。

    Surfeit在10月20日发出最后通牒,若财政部再不出面协商,就会在11月底正式提起国际仲裁。

    本刊调查,这名印度人就是今年7月中,曾公开要求财政部归还彰银经营权给台新金,否则就要援引「台星经济伙伴协定」(ASTEP)第9章12条的违反协定间接徵收,对台提国际仲裁的台新金新加坡法人股东Surfeit Harvest Investment Holdings(下称Surfeit)负责人Ezekiel Peter Latimer。

    本刊调查,Surfeit本月底就会在日本正式对财政部提出国际仲裁,先位主张「财政部必须依约归还彰银经营权给台新金」,备位主张则是财政部必须因违约所产生的股东损失赔偿台新金全体股东,金额以台新金向财政部请求的金额165亿元为依据。

    Peter这次来台就是寻求台新金支持, Peter透露,台新金承诺在法律许可範围下,愿提供仲裁所需的相关资料给Surfeit,至于会不会加入仲裁,还是要经董事会讨论后才能决议。

    本刊求证台新,台新金财务长林维俊表示,Peter确实有拜会台新,且要求台新提供必要协助,台新当天则回应Peter,「在法令允许之下,若仲裁有要求,台新都会提供必须要的文件。」至于台新是否加入仲裁庭,林维俊说,台新不会主动加入,若被动被要求加入,还需报请董事会讨论,目前仍未决定。

    2014年,财政部在彰银股东会取得过半董事席次,台新金与财政部对彰银经营权的战火开始延烧,双方对簿公堂,今年4月,台北地院宣判财政部与台新金间确有契约存在,然因台新对彰银之实质持股不足,台新金请求改派董事的部分遭台北地院驳回。

    台新金不服再提上诉,目前二审中,而此时,Surfeit提国际仲裁,若获得胜诉,财政部若不还彰银经营权就要赔165亿元,可能因此帮台新併彰银僵局解套,为这长达11年的悬案带来转机。

    根据了解, Surfeit负责人Peter是律师,去年5月成立后,分批买进市值1300万的台新金股票1千张,紧接着在去年6月15日就发函给台湾经济部,要求归还彰银经营权给台新金,以维护他身为台新金股东的权益。

    但财政部质疑,Surfeit购买台新金股票时,早已知晓彰银经营权为公股所有,以此点作为仲裁原因,根本逻辑不通。

    2005年淡马锡曾竞标彰银案,许多新加坡投资人跟着买进台新金,据悉这次跨国仲裁案就有星国金主力挺,Peter可说是有备而来。

    对此,Peter表示,「我们谈的不是单纯的股票受损,而是彰银经营权之于台新金是一种必须一直存在的权利,这也是我代表很多新加坡投资人对台新金的期许,我不知道其他人怎幺想,但我认为这整件事相当不公平。」他不讳言,「我就是逢低买进台新金,看上它未来价值的回复。」

    事实上,Peter曾多次发函给财政部、经济部要求协商,并在今年10月20日发出最后通牒给经济部转财政部,表达再不协商,就会正式在11月底提出仲裁。

    「我对台湾政府感到很失望,因为他们一直不愿意和我们协商,也许他们认为自己完全没错吧!我很惊讶,ASTEP是两个国家间的合约,台湾却没有準备好面对这件事,他们让我没有选择。」「我们预计要找英国大律师来应战,时间表也排好,仲裁地属意日本。」Peter已做好全力开战準备。

    根据了解,2005年新加坡政府百分百持股的淡马锡也来竞标彰银案,许多星国投资人,甚至是私募股权基金也买进,但台新金股价却因彰银一案下跌20%,目前面临认赔的压力,令他们相当焦急,相关人士透露,「Surfeit背后有星国投资人撑腰,甚至打国际仲裁可能高达两亿多台币的费用,也不是大事。」

    财政部始终认为Surfeit的主张毫无理由,年底仲裁启动后,将全立配合经济部提出有利主张。

    面对外商大动做跨国提告,财政部似乎在状况外,对Surfeit曾发出最后通牒一事毫无所悉,而是在本刊求证后才派员了解,后来才知道那封Peter视为最后协商机会的函,从10月20日至11月4日整整16天,仍躺在经济部未转传。

    不过,财政部回应本刊,Surfeit至今都没有提供投资台新金的时间点、数额等资料,而且Surfeit的主张根本没有理由,但财政部也坦承,Surfeit确实可就ASTEP提仲裁,财政部会持续追蹤经济部处理进度,届时也会配合经济部,提出有利的主张,财政部预估,此仲裁案最快年底就会启动。

    看来,这齣在国内纠缠11年的台新金併购彰银案,意料之外的由新加坡人带来一线转机,未来要怎幺发展,就看年底启动的仲裁案,双方如何在国际仲裁庭上,分别展现各自高超的法律攻防。



    上一篇:
    下一篇: